• 《蜻蜓之眼》:徐冰的當代啟示錄

    蜻蜓是無數人的化身,是組成復數的材料,以至于監控器上無法完成人臉識別,那是主體性喪失的時刻——它成為另外一個當代生活的寓言。

    文化 |
  • 宗祠背后的故事

    很多人希望重新恢復儒家文化,包括禮制。但宗祠、儀式都要么消失,要么難以恢復,沒有這些,怎么全盤恢復儒家呢?

    專欄 |
  • 宮體詩的自贖

    唐詩的基礎,不是自我意識的山麓,而是宇宙意識的山峰

    專欄 |
  • 政企數據共享到底難在哪兒

    在“大數據時代”,將散落在政府與企業手中的數據有效整合起來,積極發掘其價值乃是大勢所趨

    專欄 |
  • 數字經濟時代:如何認識效率

    有時候在高效的機器里摻些沙子,給飛快運行的系統加些阻力,在數字生活中保留一些前數字時代的習慣,反而能收效更多

    觀察家 |
  • 心智的進化

    人類對大腦的了解,比起對于宇宙了解少多了。也許保持敬畏,比動輒談論人工智能如何取代人類,更為實際

    書評 |
  • 如何看待原始社會

    如果將人類邊緣民族的文化看的一無是處是一種傲慢,那么這種只是為了自己的情懷,而希望其永不改變的心態,又何嘗不是一種傲慢呢?

    書評 |
  • 教育“軍備競賽”中的虎爸虎媽

    虎爸虎媽模式所制造出來的孩子,恰恰因為對達成既定目標的不斷優化,反而有同質性和缺乏多元的短板。這種教育方式日臻完善之時,應該是下一輪改變的開始

    書評 |
  • 宮體詩的變遷

    帝王寫詩,要寫到這份上,才叫思想性強。南朝君臣寫詩,那叫玩物喪志,就因為他們在詩里,有感覺而無思想。沒有思想,只好放蕩。

    專欄 |
  • 法官:自帶神性的凡人

    法官這個職業如此接近上帝,若安于凡俗,拒絕仰望司法星辰,反而是一種不務正業

    專欄 |
  • “禮法之爭”:禮教的根為何這么深

    如果中國人沒有金融市場或者社會保障去替代家庭、家族這個“養子防老”體系,就很難把“法”擺在“禮”之上

    專欄 |
  • 凹凸互補的時代

    縱觀中日兩國長達2000多年的交流史,當下恰好是兩國可以互相學習的“均衡時代”。

    專欄 |
  • 游戲的江湖:從終端到云端

    未來雖還未來,但它已經可以被看見,這應該就是游戲江湖未來的模樣

    觀察家 |
  • 少數族裔能走多遠——楊安澤及其政治理念

    中國的崛起和在美華人經濟地位的上升,使得楊安澤可以更多思考國家面臨的真正的問題,而不必單純地拘于種族的利益,這實在是這個時代令人欣慰之處。

    觀察家 |
  • 貿易塑造世界,什么塑造了貿易?

    回顧二百年美國貿易政策歷史,比當下嚴重的?;寤?,也沒有改變長周期穩定的地理經濟格局,貿易塑造了世界的現狀,而真正改變貿易架構,恐怕要期待的不是一個顢頇的總統,而是一場所有人都卷入其中...

    書評 |
  • 歷史中的“可笑內核”

    在歷史進程中,事件的意義并不在瞬間產生,只有在“歷時性”的意義統一體里,才能凸顯。作家正是在聯系和比對的“回放”里,找到了荒誕吊詭的戲劇因素,足以讓我們重新理解,達到某種“歷史想象”。

    書評 |
點擊加載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