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2019的老金與PPP

新疆25选7078期开奖 www.vcolj.com 杜濤2019-12-18 14:53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杜濤 下午的斜陽終于照進了北京金融街通泰大廈的9層。

此時的老金辦公室里放著兩棵植物,一個叫君子蘭,另一個他自己也不知道叫什么。

下午3點,老金從他的辦公桌后,走到君子蘭前面,輕輕拽了下君子蘭,君子蘭部隨著金永祥的手一樣在晃動,從已經裂開的土里,可以看到從頭到根都在輕輕搖動。

用他的話說,其實去年這株君子蘭根部已經爛了,已經快死了。“我又將它(君子蘭)救活了,底部的根有些壞了,現在長出了新的根來,長出了新的葉子。”

老金轉身走回自己的辦公桌,突然笑了一聲,說了一句:像不像是現在的PPP呢?

老金,全名金永祥,大岳咨詢的董事長,在PPP圈內都稱他為老金,或者是因為他歲數比較大,他是這輪PPP大潮的見證者,也是推動者之一,在前底年PPP遭遇低潮之時,也是PPP的鼓勵者和信仰者。而PPP即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在過去六年中,PPP成為了中國基礎設施投資和公共服務的主流,在2017年經歷一系列規范之后一直處于低潮期。

作為PPP行業中最大的咨詢公司的董事長,金永祥現在堅持的是活下去。

“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特別是在市場不好的時候,維持核心團隊穩定是最好的,所以2019年的時候漲了兩次工資。”但是即使這樣,金永祥的員工也從2017年高峰時的500多人到了現在的400多人。

“白發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來自杜甫的《春望》,金永祥記得這句詩詞,恐怕更多的是因為他的頭發少了,白發比五年前更多了。

現在的金永祥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一直放著梳子,不時的把梳子拿出來,梳理一下自己的白發。他相信梳多了,頭發會掉的少。

“你自己相信嗎?”

當記者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他笑笑說,每次都是無聊的時候梳幾下,也沒想什么。

其實老金一直都是一個注意勞逸結合的人。

12月11日,老金去日本瀟灑了一圈,在京都呆了一個星期看楓葉。其實,用他的話來說,中國很少有旅客會再一個城市一直呆著,而他就是這么一直呆在這個城市,就像上半年去的東京一樣??詞裁床⒉恢匾?,無論是?;ɑ故譴巴獾娜巳?,還是北海道的大雪,對于他來說,重要的是能釋放內心的壓力。

出現在大家面前的老金是西裝革履、神采奕奕的老金,非常樂觀,與眾人談笑風生,溫文爾雅。其實老金也有不開心的時候,也有不爽、壓力很大的時候。

所以老金選擇了出游,走出去散散心。

在2019年的上半年,老金去東京看了幾天的?;?,秋天去京東看一星期的楓葉。

“當老板,如果調整不好,十個要有八個成為精神病。所以行業好的時候,來往繁忙很累,需要放松,市場不好的時候,生存壓力的思考,也需要放松。”

所以老金選擇定期調整,在自己快成為“精神病”的時候選擇出去放松。

給老金帶來壓力的其實就是他主要賴以生存的PPP行業。

12月16日,中午剛剛與客戶吃飯,下午又見了來自西北某個城市的政府領導。相比2015、2016年PPP高峰的時候,來金永祥拜訪的客戶減少了,他認為,相比以前有市場的原因,也有自身管理的原因。

市場的原因就是2017年開始的市場管理規范,使得高速發展的PPP突然降溫,許多參與PPP的上市公司接連出事,也使得市場主體對參與PPP的信心不足,而自身的原因,金永祥認為,在開始的時候,他是幫助總監們開拓市場,現在他是看哪個總監需要他,比如與當地領導座談,出席一些簽約儀式等等。

而且,現在老金的出差量相比行業高峰時期,也就是三分之一左右,在2016年的時候,老金能有200天在外面出差,現在也就是60天左右。他坐飛機的時候,喜歡看飛機上發的《XX時報》,乘坐高鐵的時候,喜歡買一份厚厚的《經濟觀察報》,一份報紙,基本上可以從北方看到南方了。

市場的下行也影響到了老金的公司,雖然現在還看不出來,他認為更困難的是明年,而不是今年。

2019年金永祥所在大岳咨詢,PPP項目合同的個數還在增長,但是合同額下降了,帶來的就是新增項目總體的收入下降了。

“每個項目的咨詢費沒以前那么多了,也就是單個合同額下降了,下降了10%左右。但是因為前幾年的積累,2019年的收入和2018年持平。”

金永祥笑了笑,做到現在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2015年、2016年日子很好過,2018年、2019年難度大了。

當PPP規范下行的時候,老金就開始呼吁,呼吁大家對PPP寬容,甚至在給PPP尋找出路。

從規范開始的時候,他提出不能就PPP論PPP,而是要與以前的政策相比,看到PPP的優勢,到PPP應該成為一項經濟政策,到最近老金呼吁PPP與專項債結合。

老金認為從財政的角度來看,能夠給市場做供給的也就是PPP和專項債,專項債的問題也開始慢慢顯現,如果將這兩個結合起來,可以優勢互補。

于是,在10月29日財政部PPP中心召開的第五屆中國PPP發展(融資)論壇上,金永祥在大岳咨詢主持的18個分論壇之一“資金統籌模式”分論壇中專門討論了PPP與專項債結合的事情。

本來作為18個分論壇最后一場的金永祥很擔心會議到了最后,論壇現場空場,人都走光了。

到現在來看,金永祥講這部分的時候,都是神采飛揚的,他說,現在來看,這個問題是受到重視的,結果都沒想到,現場爆滿,300多人的場子,好多站著的。

于是,回到北京之后的老金,讓他的研究院繼續研究PPP與專項債的問題,他認為2018年前后,PPP困難的時候,2019年則是PPP行業比較消沉。各方對PPP態度比較冷漠,冷漠的根源是個認識問題。

在PPP高峰之時,老金自己做了一個大岳研究院,內部研究PPP的業務問題,外部研究行業問題。

他讓研究院的同事研究,PPP未來前景怎么樣?對地方政府、央企、融資平臺意味著什么?

“因為,只有有意義的事情,也就是有價值的事情,大家才感興趣,大家也才會去做。”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財政、貨幣政策領域。主要關注財稅、金融、審計、環保、PPP、大工業等相關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