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35选7一年图走走势:網易再發內部說明梳理“暴力裁員”事件 被裁員工勞動仲裁提請索賠超61萬

新疆25选7078期开奖 www.vcolj.com 錢玉娟2019-11-26 00:21

(圖片來自:全景圖片)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錢玉娟    在網易游戲前員工曝出被暴力裁員后,短短不到兩天時間里,網易這家公司被推至輿論的潮頭浪尖。

即便11月25日上午,網易發布了致歉信,但對于其官方及相關部門主管、HR在事件中的處理方式,外界作出的負面評價不斷,甚至有觀點認為網易游戲的主管和HR不僅冷漠,甚至涉嫌違法。

在致歉回應后,網易方面又于當天中午發布了一封面向內部員工的說明信,對上述前員工所訴的“暴力裁員”事件進行時間線的梳理。

經濟觀察網記者從網易內部說明中看到,此事件處理過程長達8個月,“涉及員工本人、員工父母、員工主管、HR 、勞動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規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錯,又夾雜諸多溝通中的諒解誤解、妥協堅持、好心錯事。”

在說明中,網易表示,被裁員工在9月份獲得N+1賠償后,11月重提勞動仲裁申請,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賠償。

據悉,網易游戲前員工提請的勞動仲裁案將于12月11日于杭州勞仲委開庭。 

網易在員工醫療期單方解除勞動合同 

在北京市偉博律師事務所鄧超博士看來,網易在該事件涉嫌違法解除勞動合同。

“根據勞動法的規定,包括網易等公司在內,只有在員工嚴重違反單位的規章制度等少數情況下,解除勞動合同才不需要支付更多經濟補償。”鄧超指出,“為了避免支付更多經濟補償,不少公司會想各種辦法讓員工自動提出離職。”

勞動法專家、《上海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雜志主編周斌表示,用人單位解除勞動合同主要依據《勞動合同法》的第三十九條(過失性解除)、第四十條(無過失性辭退)和第四十一條(經濟性裁員)。

“從網易的致歉和說明中可知,其是在員工無過失行為下解除的勞動合同。”他補充到,符合這一情況下,用人單位也需要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勞動者本人或者額外支付勞動者一個月工資后,可以解除勞動合同;若勞動者不能勝任工作,也需要經過再培訓或者調崗。

“若員工還不能按要求完成勞動合同中約定的任務或者同工種、同崗位人員的工作量,企業可以與之解除勞動合同”。周斌還透露,勞動法規定,這一情況下用人單位要提前30天書面通知或者額外支付一個月工資才可以解除合同。“根據目前所有公開的信息來看,網易并沒有實施相關步驟。”

盡管網易在致歉中表明該前員工業績不合格,周斌還分析到,勞動者在用人單位績效考核中即便居于末位,也并不等同于“不能勝任工作”,不符合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法定條件,用人單位不能據此單方解除勞動合同。

顯然,就網易的說明可知,其僅以“末位淘汰制”來開除這位員工,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符合上述可解除勞動合同的情況,周斌指出,《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二條規定,勞動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負傷,在規定的醫療期內不得解除勞動合同。“換句話說,在員工醫療期內,用人單位不能以合同到期或不能勝任工作等理由,解除與該員工的勞動合同。”

從網易及被裁員工雙方說明的時間線可知,在2019年4月底-5月中旬間,網易知悉了這位員工的病情,但在該員工的醫療期內,網易竟然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周斌認為網易的處理方式涉嫌違法。

被裁員工提請仲裁索賠超61 

在事件的全過程中,從雙方作出的說明中可知,被裁員工自始至終從未主動提出辭職,在鄧超看來,這讓雙方耗了起來。“一般勞動者在這個過程中比較弱勢。”最終當事被裁員工選擇利用輿論和媒體的力量,曝光了網易暴力裁員一事。

鄧超從網易發出的致歉信中看到,除了法律規定的N+1補償外,它還提出了對被裁員工的特殊補償“關懷金”,“12個月的關懷金超出了法律規定的補償標準。”當然,他認為這筆“關懷金”或是“網易為了?;囟凍齙姆延?rdquo;,周斌也認為,這只能表明企業出于道義而作出的賠償。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若雙方所言屬實,周斌認為,“網易強行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所涉違法,該員工可依法要求其作出2N的賠償”。

據悉,當事人在提請勞動仲裁后要求網易賠償61萬多,對此,鄧超告訴記者,勞動仲裁、訴訟是固定收費,并且即使和解也會以當事人的要求作為溝通調解的基礎,“一般當事人都會多要”。

周斌加以解釋,從該員工和網易的說明中可見,被裁員工在網易工作5年有余,若以5年來計算,其可要求賠償金額為2N,“也就是10個月的工資,”他認為這要以該名員工的薪資來計算,若這一金額與其要求的61萬相差懸殊,勞動仲裁或予以駁回其請求。

另外,就當事人所說的“絕癥”一詞,鄧超告訴記者,若當事人能夠證明他的病與所從事的職業有關,比如得病原因是辦公場所的裝修存在問題導致的,那么公司還需要在醫療判定基礎上予以相應賠償,“像癌癥等病癥,發病機理不清楚,各種因素都有可能導致,如若沒有確實的證據證明與工作有關,也很難拿到賠償。”從被裁員工的文章中可知,其病癥診斷是擴張型心肌病,對此,鄧超補充到,“若當事人很難證明得病與在網易游戲工作有關,其賠償要求就沒有依據。”

對于“網易暴力裁員”的討論,除卻對當事人和企業兩方的做法予以關注,鄧超在采訪的最后提出,企業為避免支付補償金就把員工開除的現象屢見不鮮,當企業與打工者之間出現利益關系對壘時,怎樣做才能讓社會關系更有溫度,才是全社會應予以關注并思考的問題。

下附網易內部說明全文:

內部說明

近曰關于網易游戲前員工發文反映的離職遭遇一事,引發巨大討論。此事至此,已非簡單的網易與某個員工的糾紛。因此我們成立了專項事件調查小組,力圖將事件復原,以給當事人、社會各界以及網易員工一個交代。以下為事情的基本梳理:

(一)2019年3月底。網易游戲天下事業部在進行2018年下半年績效溝通時,告知員工J此

次績效其考核結果為D,其18年上半年績效為C。根據此結果,其主管和HR確認其工作能力已不能勝任當前工作,遂作出將與之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并提出可給予其1個月時間作為緩沖期。注:根據網易繢效評估制度,員工繢效為C及以下時,需做績效改進;連續兩次,可做辭退處理;員工有權針對績效考核結果發起申訴。

(二)4月10日一4月23曰。HR先后與J進行了四輪溝通,溝通內容為解除與其勞動合同的相關事宜和補償方案,雙方未達成一致。

(三)4月22曰。J以郵件方式就其2018年下半年績效結果發起申訴。

(四)績效發展組收到申訴后,在約定時間里,邀請J、其主管及相關HR展開三方會談,就其

工作量和工作質量等問題進行了溝通。其主管認為,J在工作量和工作質量等方面存在問題。同時在2018年期間,其參與的任務中,有3個在工作質量和設計能力存在明顯缺陷。網易游戲績效發展組根據以上事實認為,J在2018下半年績效考核期間,整體表現未能達到部門考核要求。此次復核經過HR部門的進一步審核后,于5月13曰14時16分,通過郵件方式告知J,對其2018下半年的績效維持原評定結果:D(不及格)的判定。

(五)5月13曰20時56分。HR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向J發送了解除勞動合同的協議文件。

(六)5月15曰。J通過公司OA系統,補交了自5月13日至6月13日的病假申請。這是公司首次知曉其患病具體情況。同時通過其在系統中提交的材料得知,其于5月13曰15時在浙江大學附屬第二醫院住院治療。

(七)五月中旬,在J住院期間。HR通過電話與J溝通,詢問病情和郵寄解除合同的地址。期間網易HR表現失禮失態,雙方未達成有效溝通。

(八)其后直至8月18曰。J—直通過公司OA提交其病假申請,所有申請其主管與HR均予以批準。HR多次嘗試與之聯系和溝通,未果。

(九)8月18日22時左右。J通過郵件方式,向網易數名高管提起期望留在網易的訴求。

(十)8月19日。J結束病假返回公司,網易HR與其做當面溝通。主要溝通內容為了解其詳細病情和訴求。J提出了希望公司不要開除他的訴求。

(十一)之后的時間里,J在公司內已無實際工作內容。公司建議團隊員工關注其身體及心理狀況,以防意外。此舉并非(也無必要和實際意義)所謂的監視。

(十二)9月3曰。公司HR為其作出賠償及關懷方案:在N+1補償方案的基礎上,公司將在其離職后,繼續額外每月無條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資的關懷金,直到一年后原勞動合同到期;并與其約定回復時間為9月6曰。

(十三)9月6日11時。J再次通過OA系統提交病假申請,其主管予以批準,但在約定時間,并未獲得其關于賠償方案的答復。

(十四)9月9日。HR與J進行了新一輪的當面溝通。J表示不接受賠償方案。HR宣布啟動與其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并當面遞交單方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在勸說J自行整理相關個人物品被拒后,公司保安開始回收其電腦等公司財產。其間雙方未發生沖突,也未有肢體接觸等情況的發生。當天中午,J由其父母陪同離開公司。

(十五)9月10曰。因單方解除與J的勞動合同關系,HR申請了N+1賠償的請款。

(十六)9月17日。J向浙江杭州勞動仲裁委提起勞動仲裁(案號為浙杭勞人仲案(2019)445號),請求共計24萬元的經濟補償金。

(十七)9月19日。網易向J銀行賬戶一次性支付了N+1的賠償。

(十八)10月22日。J撤銷案號為浙杭勞人仲案(2019)445號的勞動仲裁申請。

(十九)10月29曰。J要求網易游戲為其提供離職證明。網易游戲于10月30曰14時,當面為其提交離職證明。

(二十)11月1日。J父親至網易游戲,為其申請失業金補助公章。網易游戲于11月6日14時,將加蓋公司公章的失業金申請單當面交紿J。

(二十一)11月13曰。J重提仲裁申請,并將仲裁請求并更為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的賠償,本案將于12月11日于杭州勞仲委開庭。

(二十二)11月14曰。J向網易索要工資單。網易公司隨后為之提供工資單。

以上,為這個事件的基本情況。針對該人員的病情,我們十分關心,根據后期其提供的病歷資料,HR多次主動向其了解病情進展,希望提供治療方面的幫助,同時在不透露員工信息的情況下,針對該病情的治療方案,積極向醫療專家咨詢,了解到根據目前的醫療水平,病情可以通過藥物控制,需要患者積極配合治療,我們也非常希望盡全力為其提供治療方面的幫助和支持。

必須說明的是,此事件處理過程長達8個月,涉及員工本人、員工父母、員工主管、HR、勞動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規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錯,又夾雜諸多溝通中的諒解誤解、妥協堅持、好心錯事……錯綜復雜。特別是在事已至此的關注度下,任何細微的私心和瑕疵都將被放大展示,因此我們的敘述,盡可能地放棄情緒和立場,以供大家自行審閱。網易一直都尊重每一位員工的付出和奉獻,并且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履行企業職責。接下來,我們將繼續嘗試和當事人進行積極有效的溝通,推進事件妥善處理。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并報道TMT領域的重大事件,時刻保持新聞敏感,發現前沿趨勢。擅長企業模式、人物專訪及行業深度報道。
重要新聞線索可聯系[email protected]。